相关文章

绿色禁令:采挖大树进城难了 ——陕西严控古树名木异地移植调查

  没有树的世界是一个死寂的世界,即使在沙漠里,也会有顽强的胡杨。

  生活在现代化城市里的人不能没有树,但是,我们是应该种下一棵树苗等它长成参天大树,还是干脆到乡下挖来参天大树,一下子让我们的世界绿树成荫呢?

  2014年3月18日,陕西省绿化委员会、林业厅结合我省当前实际,联合下发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大树古树移植管理的通知》,对各地近年来的“大树进城”进行严控。

  实录:村里的大树几近绝迹

  西安市南接秦岭,山上郁郁葱葱的植被和清新的空气,让早已厌烦钢筋水泥丛林的西安市民们喜爱无比。每逢节假日,从市区通向南山的道路总是车水马龙,各个峪口的山道上人们接踵摩肩,山上山下的农家乐里人声鼎沸。

  因为有很多大树,秦岭北麓成为了国际大都市西安的“绿色巨肺”,备受市民青睐。然而也因为有大树,这里曾一度成为“倒树人”经常光顾的重灾区。

  “山上的树在保护区里,受法律保护没人敢碰。但是山下村里的树可就没那么幸运了。”农家乐老板刘星是南山脚下村子的居民,谈起身边的大树,他的感情很复杂,“城里人喜欢往咱这儿来,可不就是稀罕咱的这么些大树嘛!前些年我们这儿的农家乐还没有搞起来,经常会有绿化公司的、苗圃的来村里收树。那会儿大家还没有保护意识,三五百元的都给处理了。我是前年搞的这个农家乐,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院里的树还都太小,等长起来能成荫,还得好些年。”

  在长安区东大镇的落庄村里,直径30以上的大树已经很少见。今年67岁的村民王大爷说:“以前村里的大树还是很多的,柿子树、槐树、枣树,家家门前院里都有。有的树比我年龄还大的多,都让人挖走了,现在能看到的这些都是后来种的小树。那时候光想着这树放着也没啥大用,有人花钱来收,不卖白不卖。可惜了啊!”

  从乡下挖大树,这样的事情在近些年几乎成风。在走访了南山脚下多个村子后发现,这些村里的树木品种多为国槐、柿子树、柳树、杨树等本土常见树,其中绝大部分为近5到10年新栽,村中很少见到胸径30cm以上的大树,50cm以上的大树则几乎绝迹。

  从目前出台的相关规定来看,农村居民房前屋后个人所有的普通树种交易并没有被完全禁止,但随着绿色生态、资源保护等宣传的不断深入,以及群众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,“倒树人”的生意已经不好再做下去了。

  “把先人留下来的大树卖了,说句心里话现在挺后悔的。咱以前羡慕城里人住楼房,现在咱也在城里有房了,可又格外怀念以前绿树成荫的老院子。”在被问到如果再有人来收树怎么办时,村民王喜顺说,“肯定不会再犯傻了啊!树挪走了,树荫没了不说,咱这生活环境也被破坏了。据我所知,有的人家房前树被挖走以后,房子的墙都裂了,还有的甚至出现了地面下陷。”

  西安市西晁苗圃花木市场是西安比较有名的树木花卉中心,记者以买树的名义进入了其中一家私营苗圃基地,园中小到1到2米高,大到7到8米高的各种树木应有尽有。据苗圃商贩介绍,普通品种的大树如法桐、国槐、雪松,胸径在20厘米以上仅买树费用需4000元左右,其中移植过程中涉及的人工费、养护费、运输费等另算。而一棵较为名贵胸径在65-70厘米的银杏可以卖到十几万元。“不管你要多大的树,多难找的树,只要你能说得出来,我就能给你找得来。”苗圃的商贩说。

  专家:大树进城不一定好看

  “人挪活,树挪死”。生长几十年,上百年的大树可谓根深叶茂,与生长地形成了一种比较好的适应关系,而要将它移栽成活,必然伤筋动骨,以保证它上下水的平衡,去其根系,删其枝叶。加上长途运输,能成活下来的比率其实很低。据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林学院教授张文辉介绍,大树移植时根系和树冠大幅度修剪,栽植后需要8-10年才能恢复元气,且很难达到生长旺盛的状态。同时,这并不符合树木的美学。

  西北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自然地理与资源环境系主任、教授刘康认为,“大树进城”后,实际绿化效果可能适得其反。刘康说:“移植大树为保成活,在移植前就需要大抹头、强修剪和断根,大树原来的枝繁叶茂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只是树体主干或主干上孤零零的几个大枝,在大树恢复期,树形衰败,像个光秃秃的老树桩,因而也不能立即起到良好的绿化效果。另外,大树再生能力弱,可塑性较差,移植后,树体加速老化,移栽后2-3年内处于假活状态,即使3-5年后能成活,由于被移植大树的根系和树冠创伤难于恢复,树体逐渐衰弱,大多在几年至十几年内变成缺乏生机的‘小老头树’,逐步丧失环境与生态功能。特别是移植的古树,由于本身树龄大,已经进入生长衰弱期,移植后更是生长衰退,绿量值可想而知,根本就无多大生态、实用等功效可言。”

  “移植大树是为了绿化城市,美化城市,但是一颗颗断头树摆在路上我想着并不美观吧。”一网友留言说道。

  千方百计把树挪来,还得千方百计保住它们的命。据调查,目前市场上仅大树养护的营养液就有吊针浓缩液、大树生根液、大树移栽成活液、名木复壮液、抑制蒸腾液、植物防冻液等十几个品种。家住自强西路的张大爷今年已经75岁了,70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农村,5年前跟随子女来到西安他说:“2008年的时候我刚来西安,那时候出去遛弯就能看见给路边的树又穿衣服又打吊瓶,待遇都比人都好,我还见过一次给打两瓶的,这得花多少钱啊,在我们农村树哪有这么娇贵,撒把种子根本不用管。”

  西安:移植农村淘汰老果树

  面对多年来大树进城给生态环境带来的破坏,以及其高额代价与微薄生态效益的不成比例,全国绿化委员会、国家林业局终于对“大树进城”严肃地举起了森林之手。

  记者从省林业厅了解到,省林业厅对于移栽大树一直有着严格规范,从2009年起,先后转发、下发关于加强古树名木保护、规范树木采挖移植的各类通知多篇。在今年3月18日由省绿化委、省林业厅下发的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大树古树移植管理的通知》中,更是从严禁古树名木和珍稀野生植物移植、切实加强大树违法采挖管理、严肃处理违法采运和经营行为等方面强化监督管理,杜绝大树古树的违法采运和经营。

  通知还指出,搞好针对城乡绿化所需的苗木繁育,是遏制大树和古树名木异地移植的重要基础。鼓励有条件的国有林场利用天然更新的幼树建设大规格苗木基地;鼓励以森林经营为主要目的,抚育间挖的幼树用于城乡绿化;倡导发展山坡地林苗一体化苗木繁育模式。严格执行种苗生产经营过程中的“三证一签”制度,搞好苗木来源的监督检查工作,对来源不清的苗木依法予以查处。

  大树进城不让搞了,漫长的幼苗生长周期如何满足城市的绿化需要?西安市在这一方面做出了典范。

  在西安市市容园林局绿化处记者了解到,与其他城市相比,近些年西安的城市绿化具有极大的特殊性,主要体现在城市绿化大树的来源和大树移植的观念上。

  据西安市市容园林局绿化处副处长龚卫涛介绍,西安城市绿化所需的大树的75%左右都来自原有的资源,从私人苗圃购买的数量占到总量比例的很低。如北三环的樱桃、东三环的核桃、友谊东路的柿子树,都是周边区县农村淘汰的老果树,原本产果量下降后,果农只能砍了当柴烧,现在却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  再比如3513、3511、3507等这些大型老厂区面临拆迁,厂区内大量的大树就被园林部门以较低的收购、保护、移栽到其他地方。这一部分的来源占整个西安城市绿化的40%左右。“陕重厂近期也要迁址,厂区里面的大树就有4000多株,多是国槐、法桐,这些树园林部门都已经看牢了,以后会用在城区的绿化上。”龚卫涛说。

  据介绍,早在2006年的时候西安市就成立了以林业部门、园林部门、院校老师为主的专家小组在全国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调研,并于2008年出台了《大规模苗木移植技术规范》,对树木移植、栽植等方方面面做出了十分详细的指导与规范。这种谨慎实际的工作观念,使得西安的大树移植成活率成为全国北方城市中的第一位。()